首页 > 创业指南 > 创业防骗 > 正文

警惕假风投的投资诈骗陷阱

手机版发布时间:2015-12-15来源:职场百科网综合整理

   江湖上有这样一群“投资公司”,他们物色急需融资的中小企业或个人创业者,并表明投资意向。前提条件是,这些急需资金的企业和个人必须委托其指定的第三方资产评估公司,为所投资的项目进行评估,出具评估报告书。看上去似乎一切正常,但吊诡的是,在拿到评估报告后,这些所谓的投资公司态度竟大逆转,以各种理由拒绝投资合作。这些打着投资幌子的公司的真实动机是,利用融资方的急切心理,与第三方评估公司沆瀣一气,背地“共享”十几万至几十万不等的评估费。不仅如此,投资公司之间往往还相通客户,借机生利。

  小敏(化名),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两年多,据她透露,经她手的客户没有一个融到钱的。
  作为“假风投”开展业务的第一步,小敏主要负责上网搜寻客户信息、甄别客户资金实力、电话预约见面等工作。如果幸运,约见的客户上门或者进一步做评估书,小敏就能拿到几百元到千元不等的提成。
  “我们不是坐等客户上门,而是主动出击。”小敏透露,自己在网上主要搜寻中小企业信息,特别是那种刚刚成立、留有手机号码的企业;然后再根据电话号码打过去,主动表明有兴趣投资。
  “这些企业往往刚建立不久,留的手机号码一般都是法人或者主要负责人。他们有融资需求,容易上钩。”小敏总结起“经验”。
  瞄上潜在客户后,初次打电话该怎么说话?这里面大有讲究。
  小敏手里有一份《客户初次电话回答内容》:我们公司融资最低限额为200万元,融资期限1-3年……办理期限为15-25个工作日,如果配合紧密,15个工作日即可办完……客户先期需提供相关资料传真或邮寄给我们,进行项目的初步审核。如审核通过,将及时和您取得联系,邀请您到我公司来面谈,商讨有关融资合作事宜。
  其实,客户是否能够按要求提供全套资料并不重要。投资公司只关心一个核心数据,以判断客户的资金实力,评估其“潜在价值”。
  小敏透露,我们让客户传真法人代表身份证复印件、营业执照复印件、税务登记证复印件等资料,其实只关注企业注册资本是多少,看客户有钱没钱!注资大的客户出手往往阔绰,更容易被“下钱”。
  下钱
  下钱,是“假风投”圈内的行话,指的是客户为融资付出的所有花销。
  “假风投”下钱主要涉及四个环节:合同签订、项目考察、风险审核和投资条件谈判。风险审核也称“做书”,是指客户到指定第三方事务所做的各类评估资料,包括风险评估报告、律师尽职报告、项目数据分析报告、可行性研究报告、尽职调查报告、项目计划书等。这其中一环扣一环,被下钱的金额往往逐级放大。
  小敏透露,即使客户不给资料也不要紧,我们会极力邀请他们到公司来面谈。到了公司填一张登记表,也一样可以看出客户有钱没钱。
  为啥极力邀请客户上门?小敏表示,投资公司都喜欢租用银行营业部附近的办公楼,特别是在大银行营业部楼上设置办公场所。这样一来,客户往往会有种错觉,以为投资公司像银行一样正规,下面的事就好办了。
  抽头
  小敏表示,虽然自己业务成绩不错,但因为前端下钱少,收入其实并不算高。我们的收入分两块,基本工资和提成。月工资只有1200元,加上补贴1500元左右。如果介绍上门的客户被成功下钱,我们才能拿到提成,上门100元、做一份评估书500元。客户被下钱越多,提成越多。
  她透露,经理的提成更高,虽然具体抽多少提成不太清楚,但做得好的话,每个月赚几万块不是难事。
  客户能不能上门?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小敏这些“打头阵”的前端业务员。所以,形象亲和、声音甜美成为“投资公司”招聘这些人的主要标准。
  案例
  敲竹杠:招待费花销近6万
  瞧准新疆果品的市场潜力,郑劲2009年筹资1500万元在新疆阿克苏开办了一家中型果品加工厂,主营红枣等干果。“产品要拓展销售渠道,还需要大量资金,所以希望找人合作。”郑劲告诉《金证券》,在去年6月份接到投资公司电话后,他专门到南京洽谈融资事宜。
  “他们(投资公司)开出的条件很优惠,提出愿意投资5000万。坦白说,我对自己的厂子很有信心。所以他们提出签订意向合同、实地考察的要求我全部答应了。”以郑劲目前的条件,想要从其他途径筹措到这笔资金几乎办不到。由此,在接待对方考察时,他也是尽心尽力。
  “当时来了3个人,一个投资经理,两个风控经理;抽的都是高档烟,穿戴也全身名牌。3个人前后呆了4天,花费将近6万元。”郑劲给《金证券》记者算了一笔账,南京到乌鲁木齐的往返机票约18000元,住宿费用4500元左右,加上吃饭烟酒近1万元,总花费近4万元。“我先在乌鲁木齐招待了他们,然后又在阿克苏安排接待。他们走的时候,送的特产礼品价值也有1万多。”
  郑劲的合作伙伴、该果品厂副总张欣告诉《金证券》,“他们来阿克苏是我负责接待的,都是按照最好的接待标准。当时安排的是阿克苏最高档的华隆酒店,3星级,一晚400多元。在乌鲁木齐,他们吃住的花费更贵。”
  公务性质的项目考察,为何吃住出行处处高档?
  “他们到新疆毕竟算是客人,我们于情于理也该好好招待。”话虽这么说,但看到招待费远远超出自己预期,郑劲也泛起嘀咕,“投资公司的项目经理出差,应该有他们自己的差旅费用报销,怎么全部要由我们埋单呢?”
  假考察:走马观花表面转转
  胡吃海喝还只是“小事情”,真正让郑劲和张欣感到不妙的,是3位项目经理对工作的散漫态度。
  “这3个人考察时几乎没干啥工作,就是在厂子里转转,然后胡乱翻了翻资质原件、财务资料。看完后,他们只说没有什么大问题,要回去研究研究。”张欣告诉《金证券》,他们和投资公司的接触只到实地考察这一步。
  “感觉他们太不规范了,来看看就说可以投资,还说他们最愿意投资农产品企业。”项目经理的投资承诺不仅没有让郑劲放心(www.cyonE.com.cn/),反而让其更生疑虑。“虽然我没有和风投接触过,但我们从银行贷款时,银行的人都很重视还款能力和项目收益。但这几个人好像不怎么关心这些,反而开口闭口夸自己公司有钱,轻易承诺5000万投资没有问题。”
  碰到类似遭遇的,还有宁波老板方天骏。
  “我前两年在广西平南县接手了一个稀土矿,去年初在南宁注册了稀土开发公司准备进一步开发。”方天骏告诉《金证券》记者,“按照我的投资计划,总投资需要8000万元,我自己通过抵押、拆借筹到了5000万元左右,还有3000万的缺口想找人合伙出资。”
  接到投资公司的电话后,方天骏去年6月22日赶赴南京面谈。据他回忆,“我当时正在找人合作投资,也接触了好几家这类投资公司,其中一家投资公司提出要到广西实地考察。我想,做生意考察项目也正常,于是就答应了。”
  “到公司考察的有两个人,一个姓胡的投资经理,还有一个风控经理,姓吴。”方天骏告诉《金证券》记者,“两个人就到南宁公司看了下,也没去矿区。”
  即便这样,方天骏也花费了1万多元,包括南京到南宁的往返机票、住宿费用、吃饭烟酒等。“两个人前后呆了3天,花了1万多。”当时住的南宁一家五星级酒店,这家酒店也是我们浙江人开的,算优惠价600多元一晚,市价要1600多。他们走的时候,还带走一些特产礼品,我让助手去准备的,也值七、八千块钱呢。"
  然而,郑劲和方天骏不知道的是,他们的出手阔绰,却给投资公司进一步“设陷”留下空间。
  张血口:项目报告要价16万
  送走3位项目经理后,郑劲再次接到投资公司的电话。“他们说愿意投资,让我做一个风险控制评估报告,但要付8万元的项目费。”
  “饭桌上他们吹嘘投资了好多企业,但这些企业我们并没听说过,不知道真假。当我提出要一些书面资料时,他们又说这是商业机密,不可以泄露。”联想到项目经理的种种可疑行径,郑劲意识到自己可能受了骗。“阿克苏有几家企业,之前也碰到过这种骗子公司,所以后来我没有再跟投资公司继续联系。”
  宁波老板方天骏被投资公司“开价”更高。
  “投资公司的人后来打电话,让我找他们指定的一家会计事务所做一份项目报告,项目费要16万元。我有自己的项目报告书,但是他们却坚持不用,要我做新的。”方天骏对《金证券》记者表示,自己没有被下钱有些碰运气,“如果不是之前已经找人做过项目书了,说不定我真会掏钱,掉进投资公司的圈套。”
  凭借自己做生意的经验和精明,郑劲和方天骏选择了及时抽身,不过“考察费”却难以讨回。
  “我让会计打款的1000元合同签订费、还有招待费,这些票据都完好保存着。如果公安机关能介入调查,我愿意出示所有的证据,希望这些违规投资公司能受到相应的法律惩罚。”郑劲言语中颇有些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