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创业指南 > 创业故事 > 正文

企业家陈欧创业成功案例分析

手机版发布时间:2018-02-01来源:职场百科网综合整理

  从一开始创业,陈欧就一直受到父母的阻止。远在四川的父母得知陈欧在新加坡创业,而且做的这个事只有用户没有赚钱,父母开始电话规劝,后来干脆远涉重洋劝告,愿望陈欧能回心转意。他们都是公务员,对陈欧的期望是当一名博士。“父母认为创业很丢人,不务正业,创业是找不到工作的表现。”直到后来陈欧从Garena退出,把股份换成真金白银,他们才开始支持儿子的抉择。

  在新加坡大学毕业后,陈欧抉择申请斯坦福MBA。

  “当时看到很多很糟糕的项目都能融到资。一看,开创人是斯坦福、哈佛的MBA,后来总结一下,这两个学校的MBA融资对比容易,自己做得这么好却拿不到钱,是因为没有斯坦福的MBA。”陈欧这个抉择,完全是为创业做准备。

  斯坦福申请上了,陈欧最开始是想读着MBA,同时远程管理在新加坡的Garena,当时刘辉仍然留在公司。

  但远程遥控没有想得那么简单。Garena引进了职业经理人,同时因为距离太远,陈欧已经无法掌控公司,2008年中旬,他卖掉股份,拿到千万级别的现金。“对于24岁的年轻仁攀来说,这笔钱足够了,未来10年不用工作也能养活自己,可以更好地去追逐自己的幻想。”陈欧说。仅仅一年之后,Garena接受了腾讯千万美元级别的投资。

  在斯坦福,陈欧认识了戴雨森。后者在斯坦福待了三个学期,就被陈欧拉回国内创业。刘辉也在2009年卖掉股份,同时放弃未到手的价值100万美元期权,追随陈欧回国创业。

  这是为数不多的一开始就具备相对健康的开创团队的企业之一。陈欧有技巧经验,擅长融资、战略、市场;刘辉在两个创业项目中都是技巧负责人;戴雨森是很好的视觉设计师。“从产品、视觉设计、技巧实现到推广,我们完全都可以做,是一个非常互补的团队。”刘辉说。

  在美国期间,陈欧就开始筹办回国创业企图,最后选择了游戏内置广告商业模式,他开始不断回国,和投资人进行接触,最后拿到了徐小平18万美元的投资。

  早在20xx年底,陈欧为Garena在国内寻找投资人的时候,经兰亭集势开创人郭去疾的介绍,就认识了徐小平。当陈欧为国内这个创业项目找到徐小平的时候,已经过去两年。

  “天使投资人投笔钱会显得更加光鲜,用自己的钱创业,别人会认为你可能是找不到工作,也没啥家底,拿天使投资人的钱是一个放大器,后面找A轮会容易一点。”找徐小平,陈欧考虑的是对方的名气。

  一边喝茶,陈欧一边给徐小平讲商业企图。“说实话,那个项目很难讲清楚。我讲了很久,有广告商、游戏公司、游戏玩家,搞的是一个链条,是一个系统工程。徐老师也是闻名投资人,假装很懂地就把18万美金给我了。”

  得雷军真传

  这家名为Reemake的游戏广告公司在中国诞生后,迅速蒙受了水土不服,几个月的光阴,公司账面上只剩下30万元了。

  陈、刘、戴三人整天窝在海淀黄庄左近的一间民居里思考前途。他们没有勇气完全放弃原有业务,陈欧担心完全停掉,风险太大,不如先去投石问路,尝试化妆品团购的业务。当时,他们尝试过很多事情,唯一的目标就是能让公司活下来,找到下一个方向。

  化妆品团购被他们觉得是离钱对比近的一件事,可以让公司活下来,但是能不能做大,当时三人并不知道。他们花了两天的光阴搭建起团美网,在线上做一些简单的推广,观察有没有去点击。如果有人购买,再把单子加上去。结果效果很好,真的有消耗者愿意来买。随着团美网越来越消费人力,挣钱的可能性也比原有项目高出很多,他们抉择集中全公司之力,转型做化妆品。

  “刚开始转型的时候,认为几个大老爷们儿卖化妆品,我们还有点不好意思。后来一想,如果我们不好意思,别人也不好意思,所以更有时机。后来发现,做化妆品团购的全是男人。”陈欧说。

  20xx年2月,抱着扩展人脉、便于融资的想法,陈欧申请了亚杰商会的摇篮企图。面试他的正是雷军,陈欧通过了,成潦攀雷军的学生。

  “雷军后来奉告我,当时看到我的创业项目认为超级不靠谱,但是看我简历认为人还挺靠谱,最后勉为其难把我留下的。”陈欧说。

  雷军曾经奉告过陈欧三点,让他认为受益匪浅:要做一个市场足够大的东西,而不是自己喜爱的东西;正确的光阴做正确的事;早期低成本高速扩大。

  团购符合这三点,陈欧一度觉得,这是最好的商业模式――预付款,30天以后再打款给商家,现金流非常好。但是此时,市场上已经有了36团、VC团这些团购公司,市场已是一片红海,凭借着早期就开始做的仓储物流这些B2C基因,陈欧再次转型,团美网从“千团大战”中抽离出来,变身化妆品B2C聚美优品。2011年,聚美优品拿到潦攀来自红杉资本的650万美金的A轮投资。

  像重视自己的个人品牌一样,陈欧一直非常在乎聚美优品的品牌。在购物体验、进货渠道等方面,严峻把控。

  陈欧致力于提高顾客的购物体验,聚美允诺消耗者30天内无条件退货,哪怕是在已经拆封的条件下。“这在中国全部化妆品电子商务领域从来没有过,我们就想打破这个传统,因为在美国,即使消耗者用完产品之后依然可以退货。只要不满意就可以退货。”

  这个猖狂的想法是陈欧提出来的。戴雨森第一反应是“很酷”,同时也担心在实际操作历程中会存在风险。最后,为了在用户体验方面赢得口碑,这个风险很大的政策被施行起来,“事实证明,它对用户体验提升赞助很大”。

  规模的增大,让聚美在供应商面前的话语权产生了变更。从一开始的“不好拿货”,转变为有一定的账期。他们还延伸了业务链条,研发、生产自有品牌,比如化妆棉、化妆刷等消费类产品。这些打着“聚美优品”标签的产品不仅强化了品牌形象,还让他们意外发现――销量大大超过其他品牌。

  在陈欧看来,自有品牌的发掘是电商未来的趋势所在。“因为你不能一直在卖别人的东西,有自己的东西会让你活得更好。一是利润率更高,二是供应链可控。”

  目前,聚美优品正在筹建上海和广州地区的仓储。因为化妆品不能走空运,导致货物从北京仓发往上海、广州地区的光阴很长,这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。分仓以后,上海、广州地区也能实现当天或次日到货。

  前不久,陈欧刚刚过完29岁生日,他感慨,这次过生日跟以前不一样了,“感到到更大的责任和压力”。

  “相比马化腾创造了即时通讯时代,马云缔造了电商神话,我们不可能有当时的机遇再做一个非常大的东西了。但也许聚美有可能把握住时尚标致的时代,这个时机,我认为还是有的。”